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习近平主持会议
夯实奋进新时代的宪法根基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完善宪法维护宪法综述
李克强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

“经济恐怖分子”——起底美国“秃鹫基金”

发布时间:2022-09-30  来源:新华网  字体大小[ ]

  “秃鹫基金”历史上对阿根廷等几十个发展中国家恶意追诉主权债务、阻挠其债务重组,这不仅源于其嗜血本性,更与美国政府姑息纵容、金融司法强权和美国国家战略的总体考量不可分割。在当前的全球经济风云激荡中,人们又更加清晰地看到美国政府与“秃鹫基金”等金融大鳄联手磨刀霍霍收割全球利益的身影。

  原标题:“经济恐怖分子”——起底美国“秃鹫基金”

  新华社北京9月29日电(国际观察)“经济恐怖分子”——起底美国“秃鹫基金”

  新华社记者

  美联储新一轮加息周期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。在此前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,美国利益集团和金融机构联手,在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制造债务危机,从这些国家巧取豪夺巨大经济利益。在美国维护金融霸权的“工具箱”中,臭名昭著的“秃鹫基金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秃鹫基金”历史上对阿根廷等几十个发展中国家恶意追诉主权债务、阻挠其债务重组,这不仅源于其嗜血本性,更与美国政府姑息纵容、金融司法强权和美国国家战略的总体考量不可分割。

  在当前的全球经济风云激荡中,人们又更加清晰地看到美国政府与“秃鹫基金”等金融大鳄联手磨刀霍霍收割全球利益的身影。

  恶意收割:嗜血本性显露无遗

  “秃鹫基金”是指以低价收购违约债券、借恶意诉讼谋求高额利润的基金,因对违约债券的兴趣如同秃鹫喜食腐肉而得名,其本质上是垃圾债券投机商。“秃鹫基金”公认的特质是刁钻、强硬、野蛮,一旦被其盯上难免“失血掉肉”。

  “经济恐怖分子!”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曾这样谴责美国“秃鹫基金”。十年围猎,敲骨吸髓,“秃鹫基金”的本性在阿根廷债务危机中显露无遗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阿根廷利用国际低利率环境大幅举债,还被美国灌下“新自由主义”迷魂汤,到2001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负债额高达千亿美元,因无法还债被迫于2005年和2010年两次进行债务重组,约92%的债权人接受了重组方案。以美国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旗下NML资本公司等为代表的“秃鹫基金”借机从未接受债务重组的债权人手中低价购入原始债券,2005年提起诉讼,要求阿根廷全额偿还债务本息。

  据西班牙《世界报》报道,NML资本公司以约48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阿根廷发行的面额为6.3亿美元债券,相当于仅付出了债券面额约7.6%的价格,但要求全额回报。

  阿根廷政府认为,“秃鹫基金”并未提供任何贷款,仅通过购入违约债券来牟取收益,实质是债务敲诈。

  然而,由于美国司法干预,阿根廷无法正常履行其他还款义务,2016年阿政府被迫与几家主要“秃鹫基金”达成协议,偿付本金和利息等共计约46.5亿美元。这一金额相当于阿根廷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0.83%。

  恶权袒护:美金融司法“保驾护航”

  “秃鹫基金”的“猎物”某种程度上由美国一手制造,其投机行为愈演愈烈也与美国当局姑息偏袒密不可分。上世纪90年代,阿根廷梅内姆政府按照美国“授意”启动新自由主义改革,最终引发2001年金融危机。阿根廷左翼政府上台后重组债务,美国“秃鹫基金”趁火打劫,低价购入债券并通过美国司法诉讼获取高额回报。

  2012年10月,阿根廷“自由号”护卫舰经停加纳港口,NML公司手持美国法院判决,通过加纳商业法庭对护卫舰予以查扣,以此要挟阿根廷偿还违约债务。阿方多次上诉,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裁决维持美国联邦法官格里萨的判决。

  2014年6月,阿政府向清算行美国纽约梅隆银行转账约5.4亿美元,用于支付接受债务重组债权人到期本息。但这笔资产遭到格里萨冻结,理由是阿方须先支付“秃鹫基金”的违约债务。鉴于阿政府与“秃鹫基金”未能达成协议,美国评级机构推波助澜,标准普尔下调阿根廷信用评级至“选择性债务违约”,使得这个拉美国家的偿债能力进一步恶化。

  对此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·施蒂格利茨撰文指出,一个有意愿也有能力偿债的国家因法官阻挠而债务违约,是史上首次,“格里萨裁决”威胁了国际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行。

 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廖淑萍一针见血地指出,美国政府原本可以阻止“秃鹫基金”通过联邦法院索要巨额赔偿,但没有采取任何实质行动,反而纵容、鼓励“秃鹫基金”窃取阿根廷国家财产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张跃文认为,“秃鹫基金”的国际诉讼行动为美国实施金融霸权和长臂管辖提供了机会。华尔街金融势力长期同美国国会和联邦政府关系密切,有动力也有能力干预国家法律和政策制定以维护其不当得利。

 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,美国“秃鹫基金”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总裁保罗·辛格是共和党金主,被称为共和党“最想要的捐款人”。

  在阿根廷被迫向“秃鹫基金”等全额支付所欠债务后,2016年4月格里萨宣布取消对阿根廷日常账户冻结。阿根廷正式走出“选择性债务违约”,在被剥夺国际市场融资权长达15年后,重新成为国际资本市场中的“正常国家”。

  恶果累累:加深脆弱国家发展困境

  “秃鹫基金”的围猎,让负债国家付出难以计量的经济代价和发展成本,直接影响其国际市场信用和融资渠道,严重阻碍负债国经济走出泥潭的脚步。

  联合国前外债与人权问题独立专家博霍斯拉夫斯基曾表示,“秃鹫基金”趁火打劫,导致金融危机难以及时、公平、有序得到解决,拖延债务重组协议达成,加重受金融危机影响国家人民的苦难。

  美洲国家组织前秘书长因苏尔萨这样评价“秃鹫基金”:“国家破产会对最贫困人群造成巨大伤害,但对那些在全球经济活动中不受欢迎的人而言永远不是‘大事’。相反,危机对他们来说是机会。”

  自2012年陷入经济衰退,到2016年与“秃鹫基金”达成协议这五年间,阿根廷经济年增长率在负2.5%至2.7%间低位徘徊,通胀率则在22.3%至41.1%之间居高不下。阿根廷至今仍是拉美地区负债最重的国家之一。

 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网站2018年3月发表法国驻肯尼亚、加纳等国前大使皮埃尔·雅克莫的文章指出,32个非洲国家遭到“秃鹫基金”纠缠,后者以低价购入债权,然后起诉相关国家,要求按照原始价值来偿还债务。在非洲,“秃鹫基金”此类案件的胜诉率为四分之三。

  另据俄新社今年7月报道,斯里兰卡政府47%的贷款来自国际金融市场,其“债务陷阱”显然是西方制造。它欠西方人的债务,一部分被转卖给了“秃鹫基金”。

  今年6月,手持标语和秃鹫纸偶的抗议者在纽约冲击了美国埃利奥特管理公司,强烈谴责“秃鹫基金”对脆弱国家一贯的掠夺行径,并警告斯里兰卡债务将成为这类猎食者的收割蚕食目标。

  如果说存在“债务陷阱”,“秃鹫基金”的典型操作就是利用规则制造陷阱。

  为限制投机危害,英国、比利时等美国的盟友也纷纷立法打击“秃鹫基金”诉讼活动,但美国却选择姑息。

  “秃鹫基金”趁火打劫负债国家却受到美国政府和司法袒护,与美国军工复合体怂恿政府四处点火、大发战争财的勾当异曲同工,折射出美国文化中为一己私利不顾他国安危的冷血本质。

  策划:倪四义

  监制:李拯宇 冯俊扬

  统筹:傅云威 赵晖 徐海静 闫珺岩

  记者:邓茜 陈寅 陈瑶 赵晖 倪瑞捷 黄泽民

  制图:于艾岑

  编辑:徐超 杜静 樊宇 欧阳为 马震 杨海云 刘向 薛磊 林小春 王科文

  新华社国际部制作

  新华社国际传播融合平台出品

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亓淦玉

【免责声明】:以上图、文、音/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(本网原创文章除外),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。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、法规、政策,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: 3555333776,微信号:GAN160003,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。电话:010-89525216。本网投稿邮箱:3555333776@QQ.COM。通讯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(京贸中心)二层15号。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,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、来源:XXXXX网站。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